尤其是,她那妖娆而曼妙的身躯扭动着,仿佛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,吸引人的眼球!

薇薇安,到了!

她打了一个响指,吩咐道“侍者,开一个雅间!”

这时,咖啡厅内的众人惊呼,因为有人认出了薇薇安的身份,对这个西方著名的美妆大师格外推崇。

片刻后,薇薇安和陈默步入了一个雅间内。

“主人,您可能要遇到大麻烦了!”

薇薇安刚刚步入雅间,便焦急的开口道。

“哦?什么麻烦?”陈默随意询问。

“您应该知道,我原本是血族的原生种,血脉无限接近于鲜血长河的第一滴血,也就是传说中的血之始祖该隐!后来,因为与您缔结血之初拥,从而剥离出了鲜血长河!”

“可......我依旧能够远比其他血族更清晰的感应鲜血长河!近期,应该就在您杀了血之女王莉莉丝后,鲜血长河出现了一种非同寻常的异动!”

“血之始祖,该隐,应该开始复苏了!”

薇薇安郑重无比,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这个重磅的消息。

血之始祖该隐。

陈默不是第一次听闻到了,甚至当初缔结血之初拥的时候,他差点沉沦在了那不知真实还是虚幻的鲜血长河之中。

如果该隐真的活着.....恐怕会非常恐怖!

眼见陈默皱眉不言,薇薇安继续道“根据鲜血圣典的记载,该隐在和光明教廷一个十二翼炽天使的战斗中,遭受重创,陷入了沉睡之中!他每隔一千年就会短暂的意识苏醒片刻,然后会进行一次进食。动辄就要吞噬十万,甚至更多的生灵的鲜血精华!”

“普通人听到这些,一定会认为这是传说和骗人的神话,但我能清晰的感应到他,如今......确实气息在缓慢的复苏中!您杀了血之女王莉莉丝,又将我这个原生种纳入了麾下,该隐复苏后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